江南地区战国原始瓷发展与越国的兴衰

原始瓷是原始瓷器的简称,由于原始瓷多为青瓷,因此有时也称原始青瓷。原始瓷由瓷土作胎,表面施石灰釉,经过高温烧成。一般认为是处于原始状态的瓷器制品,是陶器向瓷器过渡阶段的产物。出现于夏代晚期,成熟于商代早期,初步发展于西周早期,鼎盛于战国早期,战国中晚期衰落。器型中礼器占相当比例。主要集中于浙江以及与浙江相邻的江苏南部、安徽东南部、江西东北部、福建西北部等地区,广泛出土于这一地区的墓葬、遗址与城址中。

2007年以来在以浙江北部以德清为中心的东苕溪流域发现原始瓷窑址近150处,调查采集与发掘出土大量原始瓷标本。期间先后完成了瓢山夏代窑址、南山商代窑址、火烧山西周春秋时期窑址、亭子桥战国时期窑址的发掘工作。同时在这一地区先后发掘了一批战国时期的越国贵族墓葬,重要的有无锡鸿山越国贵族墓、长兴鼻子山越国贵族墓、安吉龙山越国贵族墓、德清梁山越国贵族墓等,出土了一大批包括礼器、乐器与日用器在内的原始瓷器,对原始瓷窑址材料形成了重要的补充。

战国是先秦原始瓷发展的鼎盛时期,不仅生产规模大、数量多、种类丰富、质量高,而且大量生产仿青铜的礼乐器,是高度礼制化的一个时期,支撑原始瓷生产的是越国的国力,而非经纯粹的经济与技术因素,制瓷业的兴衰反映了越国对中原礼制文明的接受过程,本文试图以这些器物为着眼点,对战国时期的原始瓷进行分期,望得方家匡正。

一、战国原始瓷分期

原始瓷主要发现于各地大小不一的墓葬中,遗址虽然数量多但文化层较薄,在年代分期上具有编年意义的地层并不丰富,因此这一时期的分期更多的仍是借助于类型学对主要出土于墓葬中的器物进行排比,再结合东苕溪流域战国原始瓷窑址的材料,将江南地区整个战国时期原始瓷大致可以分成六个时期。

1、第一期

这一期目前发现的材料比较少,主要有德清梁山墓葬。梁山墓葬位于德清武康镇新联村梁山山顶。封土为椭圆形墩,南北长约30米、东西宽约25米,最高处保存约2米左右。为灰白色的粘性土,土质极细、纯而紧密。墓室宽约3米在基岩上开凿而成。随葬品均集中在墓室后部,以原始瓷为主,包括印纹硬陶与泥质陶。原始瓷有仿青铜礼器的提梁盉、仿青铜兵器(或农具)的锛、斧、锸类器物以及实用的盅式碗、小罐等。提梁盉等原始瓷器物施釉均匀,釉面匀净,胎釉结合好,代表了相当高的制瓷水平。

提梁盉 (德清梁山墓葬出土)

提梁盉(德清梁山出土)

锛(德清梁山墓葬出土)

斧(德清梁山墓葬出土)

锸(德清梁山墓葬出土)

盅式碗(德清梁山墓葬出土)

罐(德清梁山墓葬出土)

其基本特点是器物基本为素面规整、造型饱满,如提梁盉器型较大而浑圆,兽首形流粗圆上昂,双圆耳耸立,提梁上及与流相对位置的扉棱棱角分明,腹部多道绞索纹向外圆凸,三蹄足粗壮有力,器盖上的鸟形纽形象而有张力;同墓葬中的工具类器物开刃线清晰而挺直;其余罐、盅式碗等器型相对较瘦高。

2、第二期

主要包括上虞牛山墓葬、余杭大陆石马㘰、余杭水洪庙以及绍兴离渚瓦窑山等墓葬出土器物。窑址以德清亭子桥为代表,数量最多,是窑址发展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器类最丰富,包括日用器、礼器、乐器、兵器、工具等,许多器物造型巨大,制作规整,工艺成熟,胎质细腻坚致,釉色青翠。大口类器物内外满釉,小口类器物外腹满釉,内腹不施釉,仅在口沿下一圈有釉。

其基本特点是器物仍造型饱满,制作规整,但较第一期风格上已偏软。装饰繁缛而华丽,流行云雷纹,少量卷云纹,云雷纹较为方正,线条深而清晰,排列整齐,罐、瓿类器物流行堆贴铺首,铺首扁平,紧贴于器表。

主要器物有作为礼器的鼎、豆、罐、瓿、壶、钫、鉴、盆、盘、钵、匜、镇、烤炉等;乐器有甬钟、句鑃、錞于、缶、器座等;日用器有碗、盅、杯、碟、盒等。每种器类多有丰富造型。如盆形鼎、盖鼎、兽面鼎。乐器类与中原流行器外型保持一致。

甬钟

句鑃

器座

盆形鼎

盖鼎

楚败越后,越国力疲羸,开始散落至南方各地,统一的政治管理更驱松散,这使原始瓷生产的思想内容传承出现了问题,这时的原始瓷器物已经成为平庸得让人一眼就能忘记,附着在礼器背后的文化内涵已消散。国家衰弱贫瘠,再也没有能力统一规范整体风格,没有了大型的祭祀或礼仪仪式,原始瓷礼器在国家礼制上的作用不复存在,按照习惯生产的用品自然就没有了实用功能。这时原始瓷产品极度萎缩,礼器体积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外形严重变形,与青铜母型完全脱节,刻划装饰纹样及堆塑已看不出要表达的形象,已不再能在祭祀或礼仪场所摆放,可能从生产之初就只为作明器用。

“发掘看到的春秋越墓用鼎为奇数,与中原相似;战国中晚期越墓用鼎出现偶数,则有似于楚”。战国中晚期楚占领了越的大部分地区,楚文化的入侵也体现在越国的墓葬制度中。

6、战国原始瓷第六期时期的越国社会

楚怀王时,初“城广陵”,亦为固守江北之举,后通过挑动越国内乱“东取地于越”,使楚势力扩展至江东,直到前248年“春申君徙封于吴”,才是楚首次对吴地实行真正意义的统治管理。这是楚文化对越地的全面入侵,越族在无疆后虽政治、文化衰弱,但基本还保持越族传统,楚败越后越君仍拥有这一地区的实际管理权。这次春申君“请封于江东,考烈王许之,春申君因城故吴墟,以自为都邑”打破了越族的自主管理。春申君入驻时常与越军对峙,“有西岑冢,越王孙开所立,以备春申君”,为防范,“春申君造以御越军”。说明这一时期越对楚国的政治管理并不接受,这种对峙持续时间颇长,蒙文通先生的《越史丛考》对此考证:“春申君封吴十年被杀,……越尚未尽失吴地也。”。越直到秦统一中国前夕,还参与楚、燕、赵谋划联合攻秦,“昔吴、楚、燕、代谋为一举而欲伐秦。”,“夫越虽国富兵强,中国之主皆知无益于已也,曰:‘非吾所制也。’”,说明战国末年,韩非仍认为越国“国富兵强”,被中原国家认为无法制服。直到前222年“王翦遂定荆江南地;降越君,置会稽郡”,才使越国真正灭亡。

春申君入吴后,使得楚文化特色逐渐进入越,成为越文化史上的又一次重大变革时期,虽然越族在政治上不承认楚的统治,但长时间的接触,民间逐渐吸收了楚特色的文化。越族特色的原始瓷生产到这期无论是材质、器类还是制作手法,是整个战国时期风格变化最大的一期。早期的大量原始瓷礼乐器此期基本不见,代之以楚为主的中原特色的大形实用器物。这是越文化经句践时期礼乐制度的融合后,再一次全面进入和中原文化的交融时期。

小结

纵观整个战国时期,越族最有特色的手工业原始瓷烧造,由早期蓬勃向上的冲击,扩展为一个时代的洪流,又渐渐流向衰落,直至干涸,一个完整的轮回刚好与越国的兴衰发展轨迹近乎叠合。原始瓷产品中所透露出的文化背景,从一个侧面印证了那个遥远时代越民的思想风俗。至秦的统一,越族的原始瓷才渐渐汇入中原文化的大河,不再是耀晔的独立闪烁,从此成为中华文化渔火灿星之一点。

责编:荼荼

首页时政